发布时间:08-20 / 2019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教程 > VR百科 >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作为“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将于9月30日前投入使用。本报记者贺勇摄 在中关村机器人体验中心,机器人受到小朋友欢迎。乔治·多帕斯(希腊)摄 繁华的商业街区三里屯。人民视觉 借助2014年APEC会议召开的历史机遇,怀柔区雁栖湖地区正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作为“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将于9月30日前投入使用。本报记者贺勇摄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在中关村机器人体验中心,机器人受到小朋友欢迎。乔治·多帕斯(希腊)摄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繁华的商业街区三里屯。人民视觉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借助2014年APEC会议召开的历史机遇,怀柔区雁栖湖地区正在成为国际一流的生态发展示范新区和具有首都国际交往职能的新窗口。北京市水务局供图

大国首都 逐梦飞扬

  通州大运河夜景。人民视觉

  沧桑巨变听回响

  本报记者朱竞若

  夏日的北京,天蓝水清,碧空万里。登上景山万春亭眺望,只见西山葱郁、燕山巍峨;车水马龙的长安街和巍峨壮丽的古城中轴线,如巨龙骨架,绵延伸展,展开大国首都的万千气象。南中轴线延长线穿过南部公园环,天尽头处,已竣工的大兴国际机场如鲜花绽放;长安街东延长线上,北京城市副中心已展翅欲飞。古今辉映,“一核两翼”,北京正打开更广阔的城市空间。

  70年间,首都北京跨越发展,已迈入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前列。进入新时代,首都北京明确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城市战略定位,向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迈进。

  跨越发展实力增强

  新中国成立之初,北京还是一个马车上的城市,泥土路上,尘土飞扬。全市生产总值仅为2.8亿元,相当于现在的一家中型企业,生产的产品集中在“鞋帽、烤鸭、豆腐乳”上。

  告别积贫积弱,70年奋斗,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70年间,首都的经济规模成长了一万倍,2018年GDP突破3万亿;2013年到2018年5年间,仅增量就达到了1万亿。人均GDP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59美元,达到目前的2.13万美元,相当于发达国家或地区水平。

  繁忙的国际国内贸易,撑起首都消费大市场。2018年,北京市商品进出口总额达4124.3亿美元,占全球比重超过1%;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中,有53家总部在北京,总量居全球城市首位。

  164辆公交车、南北铁路线,曾是新中国成立时北京的重要家当。70年过去,北京已成为全球交通枢纽。市内636.8公里地铁形成高速运转的地下大动脉,平均每天运送1054万人次,创下全球之最;公交客运线路密如蛛网,年运送35亿人次,老年人可免费乘坐。首都机场每天有1600架飞机起飞,平均不到1分钟1架,航空线路伸向全球各大城市;新建的大兴国际机场,作为超大型国际航空综合交通枢纽,惊艳亮相。高速铁路,风驰电掣,而在怀柔科学城的中科院力学所,进一步提速的试验,正在进行。

  综合国力增强,规划管理水平提高,融资模式创新,关键技术突破,首都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首都建设十大建筑,还需依赖援助;到今天,一天一层楼成为建设常态,北京成为全球建筑师都想来筑梦的城市。

  经济发展成果惠及百姓。70年间,北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近300倍;人均预期寿命翻了一番,2018年达到82.2岁,全市适度普惠型社会福利体系基本形成,人民安居乐业。

  转型发展突破自我

  从烟囱遍地,到绿树浓荫;从速度更快一些,到空气更好一些,北京的发展不断在转型中寻求突破。进入新时代,贯彻新发展理念,成为坚定不移的追求。

  长安街的一东一西,讲述着两个转型发展的时代故事。

  东西中央商务区CBD已中外驰名。这里曾经是机声隆隆的制造业基地,1990年,国贸一期落址于此,成为CBD最早的地标。现在,这片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超百座商务楼宇拔地而起,近半数装载着过亿的年度税收。经过近30年发展,这里集聚了来自全球的8000多家高端商务企业,领先的产业更迭,成就财富高地,流光溢彩的灯海,也成为北京经济实力的象征。

  CBD变迁,凤凰涅槃;老厂区转型,浴火重生。沿长安街向西,直达首钢老厂区。2005年,首钢启动了中国钢铁史上前所未有、规模最大、最系统的整体大搬迁。8.63平方公里老厂区,瞄准“打造新时代首都城市复兴新地标”,谋转型求新生。现在,存放炼铁原料的西十筒仓,已成为北京冬奥组委办公区;精煤车间变身为“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壶”3座冬奥训练场馆,烙印着北京近百年工业记忆的三高炉,则成了京西最新一处“网红”打卡胜地……

  如果说长安街东部的CBD是北京集聚资源求增长的典范,那长安街西边首钢的转型,就是首都疏解功能谋发展的代表。

  70年奋斗不息,70年爬坡过坎。正是一次次自我挑战,一次次转型发展,带来一次次自我突破,造就了北京一个个产业高地。在海淀,昔日人头攒动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变成了创新企业的孵化器、风险投资的路演场。在亦庄,昔日产值高达4000亿元的诺基亚等一批传统制造业的关闭,催生了今天具有竞争力的高端制造业。北京16个区都经历关闭污染企业、告别一般制造业的自我革命,带来首都生态环境的全面提升。

  目前北京市服务业比重已达82.8%,其中,金融、信息产业、科技服务等高端服务业已占一半。转型发展催生的GDP,正是绿色的GDP。

  创新发展步履不停

  上个世纪50年代萌发的梦想,定格在历史档案中:1954年,北京第一份蓝图《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的要点》提出:要把首都建设成为我国强大的技术科学中心。

  这一个梦想,就播种在了北京西北郊仅有40多户农家的小村子里。这个村,叫中关村。

  1951年11月,中国科学院在这里勘田定址,开锹动土,建设科学城中第一栋建筑——近代物理研究所大楼。这栋1953年建成的楼房,后来被称为“共和国科学第一楼”。整个50年代,国家对科教资源进行战略布局,一批研究所在此落地,一批高等院校在此集聚。

  70年发展,中关村的聚合,犹如超级磁场。

------分隔线----------------------------